David的故事

WechatIMG39.jpeg

我是David,今年61岁,2006年来到加拿大。刚登录的时候在蒙特利尔生活过一段,但是由于不太适应,所以就往返中国和加拿大之间生活。后来因为考虑的孩子的教育问题,最终还是决定留在多伦多生活。

 

说起我在加拿大的工作经历,我曾经做过配送员,仓库的拣货员,车行的辅助工作人员,工厂流水线的工人。而这些工作想要拿到全职的职位对我来说都有一定的难度。考虑到自己的年纪,觉得自己的学习能力和体力都有所下降,所以想找一个体力可以胜任、稳定的工作。于是在2019年,我59歲時,开始学习個人照護工作者的課程(PSW),在培训之后拿到了文凭。目前从事PSW的工作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但是目前也面临着取得全职职位的困难,也还需要更多时间和经验。

 

入行对于我来说也是很有挑战性的,PSW的工作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服务于老人院,这正是我目前所做的工作,另一种是社区中照護的工作,,需要自行前往病患家中,帮助行动不便的人。後者的工作相对来说可能轻松一些,但是收入也比较低。即使PSW这种職業比起我過去的工作而說,工作时间比较稳定,可是全职的职位仍是难以申请到,至少需要三年的工作经验。而PSW的薪水在近几年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并没有得到太大的提高,导致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入行。

 

疫情对我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在疫情之前,我和很多兼职的同事们都有会到不同的养老院去工作来保证自己有全職的收入,因为很多养老院只提供兼职的岗位。疫情之后,我们就只能在一个固定的养老院工作,这对于我们来说很残酷。就拿我个人的情况来说,我每个礼拜就只能工作两天。从收入方面来说,就减少很多,有时候可能还不如申请政府救济金的朋友们收入的多。但是出于对工作的负责,我还是坚持在一线工作,并没有申请福利。我认为这个福利的政策可能没有太多的考虑到我们的感受。

 

另一方面,疫情使我的工作选择变得更少。由于我入行的时间比较短,我也想尝试不同的工作环境,但是疫情限制了我的工作流动性,在这个时候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在职位有空缺的情况下,我都尽量去工作,来保证我的收入,同时也想帮助到更多的人。尽管如此,我的收入还是不如疫情之前,只能用到平时的积蓄来维持正常的生活。不过幸运的是,我的工作场所的防疫措施做得很好,我的很多同事也都坚持工作。除了工作和维持日常生活,我都尽量不出门,遵守政府的规定,严格实行居家令。

 

我一直都想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我也希望我的孩子们可以看到自己的父亲在疫情期间坚持工作,希望自己可以作为他们的榜样给他们正面影响。以后当他们走上社会,也可以做一个勤奋诚实的人,这可能是让我在疫情期间坚持工作的精神力量。

 

希望政府对于part time工作人员有更多的关心和照顾。很多part time的职位其实对于整个行业都有很重要的作用,然而却没有得到相应的福利和稳定的收入。part time的工作人员没有带薪休假,如果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如果政府可以更多的考虑到part time的工作人员的劳动状况,可能会帮助到很多人。年轻的新移民刚来到加拿大生活需要适应和融入,如果可以获得更多的帮助和支持,鼓励大家诚实劳动,会让他们更有信心在这里生活下去,对整个社会的凝聚力能起到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