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和大姊的故事
Ah-De and Da-Zi's Story

阿德和大姊为前线超市工人

Jessie Tang 帮忙采访,一同撰写

Illustration by Xue Xu. @ yumigou_

CCNC - Wu.png
CCNC - Chu.png

       阿德和大姊在2017年时,以探亲身分来到加拿大。他们的儿子、儿媳妇是双薪家庭,平时忙于上班,没有太多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因此阿德、大姊来到了多伦多,帮忙照顾孙儿。但没过多长时间,年轻人觉得老一辈带孩子的方式不一样, 也不想阿德和大姊花时间在孙儿上了。

 

       考量在多伦多生活昂贵,像是房价、地税、车子保险比起中国,都贵多了。因为身分的关系也无法领老人金,他们两个老人家决定出去打点工。

 

     

 

 

 

 

 

 

 

 

 

 

 

 

 

 

 

        阿德和大姊过去二十多年在中国做街上清洁队,月收大概10,000人民币。而目前阿德工作四年多的超市,一周六天班,月收也大概2000 加币。没身分加上年纪大,只能做清洁,工资都不高,一天10个小时也大多不到100块工资。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他和大姊都觉得出去打点工,排解在异乡的不熟悉、无聊感,也是挺不错的。我问他们比起中国,在多伦多哪里最不适应呀? 阿德指了指路上,这里都没人呀!

        在疫情期间,阿德工作的超市很缺人手,请大姊也来帮忙了。过了三个多月,疫情缓和下来后,超市经理突然开始挑剔大姊的工作,说她卫生做不好,直接请了另一个工人代替大姊的岗位。她觉得一个老人家,在疫情高峰时

WeChat Image_20210325183934_edited.jpg

图: 阿德在家门外骑单车

期,为超市贡献劳力。还有两个老人家做三个人分量的工作,怎么突然就被替换了,她觉得很不公平。大姊说自己脾气就是这样,遇上不公平的事情一定要说出来。被辞 工的那天,她与经理争执,坚持捍卫自己的权利。

 

      我问阿德他对大姊被无故辞工 甚么想法? 他说在多伦多,人生地不熟的,也只能让一让。有一份工作就好,能忍就忍。如果是在中国就不一样了,他一定会问老板哪里没做好,怎么改进,就事论事,按照规则做事。阿德说老板对他很满意,因为他做事认真、全能,很多东西都会修理。

 

 

 

 

 

 

 

 

 

 

 

 

 

 

 

 

     

      阿德说自己以前当兵,免疫力不错。对于疫情的担忧,在于店里有些顾客不戴口罩。他认为加拿大这里的管控不如中国,关了一阵子又开放,案例数当然会上升。中国管得严,小区和小区间都无法自由进出,大家的生活更快地回复正常。

 

       前几个礼拜阿德下班回家,骑单车时被汽车撞,一整个 人飞扑在地上。当下一个人也没有,驾驶肇事逃逸。后来儿子、救护车、警察都来了,幸好没有严重受伤。从这天起,大姊每天会走路二十分钟,到超市接阿德下班。

WeChat Image_20210412103440.jpeg

图: 阿德和大姊握着手,走路的背影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