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的故事
Michael's Story

Michael 为在超市工作的前线工人

Jessie Tang帮忙采访,一同撰写

由Xue Xu的创作的插画   @ yumigou_

CCNC - Yu.png

       这是Michael在华人超市工作的第九年。与许多工薪家庭相同,Mi- chael全家人的收入都受到疫情而有所影响。在面包铺里工作的爸爸,也因为疫情工时减少。收入减少的状况下,家庭还须支付个人保护器具,口罩、消毒水,等等额外的开销。在养家糊口、物价高涨的压力下,Michael除了继续超市的工作,没有其他太多的选择。

 

       在疫情期间工作对于Michael最大的挑战,是每日工作后的疲累乏力、无奈感。但这样的心情说了也没人同情,只能靠毅力、自我鼓励熬过去。“卫生做好,勤洗手,熬过去!”

 

       Michael觉得在疫情开始之后,也会感觉到别人对身为华裔的他,有着异样的眼光。在超市人流量控管下,他也曾经因为工时的缩短,与部门其他人有些不愉快。后来因为不缺人手,老板要他休息,又不愿意给他失业金证明。Michael说最后他只能自己离职,在疫情间换了间超市工作。

 

       对于Michael来说,许多工作上的问题不是在疫情之后才出现的。超市这一行工作,待遇低、工时长,是疫情以前就存在长久的问题。没 有劳工法保障的工资,例 如最低工资、假期钱...等 等。他认为政府部门的职 员不出来实地考察,不知道人间疾苦,无法理解真实的状况。他说很难想象加拿大还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求的不是牙医保险,而是劳工法保障的假期钱。这些劳工法下的福利, 对他来说很遥远。

       而很多同事因为没有身份的原故, 在工作上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例如工作受伤没有保障、没有得到有关假期、加班等等的薪资。

 

       Michael 觉得这些同事们都在默默工作着、为加拿大社会经济付出心 血  、 纳税,很希望政府能基于人道主义给予他们一个稳定的移民身分。他以前也曾改过行,做了半年的冷暖,帮忙居家、商店安装 电  水 煤气。刚入行薪资低,扣掉税后难以维持生活方面的开销,后来又决定回超市工作。移民前,觉得美国、加拿大可以赚很多钱。但是移民后,觉得移民的生活总括来说就是讨个饭吃。对于他这样不讲英文、没有文凭、 技术的移民,他也只能在超市、餐馆或是工厂打打工。这些工作,只要求两只手、两只腿,还有吃苦耐劳的精神。

 

       Michael觉得疫情期间政府政策是不错,但是最大受益人还是雇主。这些政策都是把商家放在首位。对于最底层的工人,能吃饱喝足就可以了。他觉得疫情把大家都给闷坏了,压力很大。

 

       随着夏天的到来,Michael很期待和社区的大家,能在公园里见面、办活动,组织活动来团结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