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feng的故事
Yuanfeng's Story

Yuanfeng 为外卖平台司机

故事由Zhang Yuanfeng 撰写

由Xue Xu的创作的插画 @ yumigou_

CCNC - Zhang.png

       2018年还是G2的新手司机的我, 经朋友介绍,毅然地加入了外卖行业。我作為學生,以及對英語不太自信,外賣行業對於工人要求相對低。由于我对路况和商家的位置都不太熟悉,在外卖兴起的那年,还是慢悠悠地送餐。这时各种外卖平台带着大量资金争相涌入市场,希望能在市场上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径,身边司机朋友日收入竟能达到每日300-350元。

 

       对于我这样的新手司机来说,每天都能在路上体验着加拿大的波澜壮阔的风景和独特地道的美洲文化( 比如独有的小费文化,路上的安全交通规则和意识。),见识并处理不同的人际关系。这确实让我更加融入到加拿大的生活。而外卖这份工作的门槛只需要,牌照和一部车和手机。这也确实很多人们中心最看好的新星产业。

 

       随着2020年疫情席卷全球,各个行业在疫情的冲击下,濒临破碎,更甚至轰然倒塌。外卖行业也在疫情的冲击,逐渐显现问题。华人送餐平台的顧客大部分为面臨高學業、高租金壓力、想要便利性的留学生。

 

       疫情导致许多的留学生回国就业,或是留在國內上些网课。除了客户群体减少,多少行业的工人在疫情失去工作之后,也纷纷加入到外卖行业。平台之间的恶性竞争,活动减免运费做的风风光光,但背地里却以减少司机的收入为代价。

       华人外卖平台在自雇和雇佣关系的界线上,完全只顾及自己的利益核心。对于自雇,公司可以不為司机交各种税,汽车保险,退休金,假日补贴和工伤保险。与客户协调方面也尽可能把责任甩给司机们。但司机在自雇的情况下,却需要严格遵守公司的一系列规章制度。比如准时上下班,吃饭打卡需汇报,穿公司提供的制服,佩戴饭箱和贴公司logo的车贴。

       如果出现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会以因司機開車做商业用途为由拒絕保險申訴,並和司机打上一场日旷长久的案件。而没有佩戴好任意一项饭箱,车贴或衣服,经理抓到一次就罚款50元。

yuanfeng2.jpeg

图:在外送的途中,汤汁外漏到袋子里。相片中有两瓶饮料以及食品。(摄像者: Yuanfeng)

       上午忙活半天刚进口袋的钱,可能立马拿给公司了。为了客人的舒适满意度,也为了能在众多的平台之中脱颖而出,司机被規定一定要在時間內送達餐點。司机们常开玩笑说:“商家出餐由他慢,路上堵车都一样。”出事嘛,公司就是三不原则:不知道,不认识,不清楚。平台会以某种奇怪的理由把责任都推卸到司机身上。

 

       疫情如此严重的今日,司机们不得不全副武装,口罩手套齐全。但无奈面对着饱和的市场,大伙常常只有在吃飯尖峰時刻忙碌,而其他時間没什么外賣單可接。一个小时一单外賣,甚至没有。肚子饿了想要找经理报备去吃饭,也要看目前人手够不够多,毕竟总要留一两个倒霉蛋坚守岗位嘛。好在我们早就和餐厅的师傅们打成一片,常常会给我们加菜加汤。

 

       “对于自雇,公司可以不為司机交各种税,汽车保险,

 

 

 

 

 

 

 

 

 

 

 

 

 

 

 

 

 

退休金,假日补贴和工伤保险。与客户协调方面也尽可能把责任甩给司机们”

 

       在马路上吃到罚单的概率也比正常司机要高的多,为了与时间赛跑, 在公司預定地時間內,把热腾腾的饭菜送到客人手中, 送餐员时常超速驾驶。

 

       在客人楼下停久了也要吃罚单的。听在职朋友说,如今忙碌13个小的疲劳外送驾驶,一天只有賺得200块。下班趕著回家吃飯,總是覺得,今天又是个超生赶死却又口袋空空的一天。

 

       在每个日日夜夜里,在冬天冰天雪地,马路像溜冰场的世界,在夏日炎炎,汗流浃背,只为了那几毛油钱而不舍得开空调的日子里。

 

       在病毒肆虐,瘟疫横飞的日子。我们最可爱的外卖小哥捧着您的外卖向您走来。是何种伟大的精神支撑着外卖小哥,在如此高危高强度的环境下工作,缺还要忍受公司的压迫和剥削?如此反复,我想问这俩年外卖行业真的就这样走到尽头了吗?


 

 

yuanfeng.jpeg

图:一个方形的盒子放在乘客座上。当Yuanfeng 做外卖时,外送的袋子在乘客座上。(摄像者: Yuanfeng)